葵花药业“发霉”背后:神秘继子与“中华夏儿女民共和国好前妻”
Tagged Tags:

据华盛昌科技最新股权结构显示,袁剑敏直接持有其7200万股,占总股本的72%,自然人车海霞以1000万股的持股数和10%的持股比例紧随其后,为华盛昌科技的第二大股东。袁剑敏除了为公司的大股东外,其还直接出任华盛昌科技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而车海霞则是华盛昌科技的副董事长兼副总经理。

资料显示,宋萌萌在一家名为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健康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中,担任执行董事。而这家公司背后参股5%的股东为南京同仁堂。与此同时,持有乐家老铺95%股权的控股股东沈阳子健商贸有限公司,由宋萌萌持股55%。沈阳子健商贸有限公司还与南京同仁堂共同投资设立了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医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并参股49%。

据葵花药业上市时“招股说明书”披露的股权情况,家族化是一个明显特征,比如关彦斌的父亲关金凯、弟弟关彦明、妹妹关彦玲及亲属,还有女儿关玉秀、关一,以及张晓兰的一个儿子宋萌萌,都持有不同比例的股权。

关彦斌的创业故事本该让人听之沸腾励志,成为年轻人的范本,但人性自古复杂多面,圣人亦常有爱恨悲秋,每一个不同的角度都能对同一人做出不同结果的评判。

除了刘爱春与袁剑敏及华盛昌科技之间存在多年的亲密勾连外,华之慧科技给予华盛昌科技供货的价格优势则为怀疑其为华盛昌科技承担成本、费用的提供了合理性。

随着葵花药业实控人关彦斌涉嫌与前妻张晓兰发生冲突并故意杀人后,案件再起波澜。

关玉秀妹妹关一,出生于1982年,本也有打理旗下子公司。比如,7年前被葵花药业出资收购的黑龙江省葵花包装材料有限公司,关一出资额占比就达32.38%,是第一大股东。为减少关联交易,才完成内部并购。关一,现任葵花药业集团医药有限公司(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总经理,此前,历任葵花药业集团医药有限公司广告部副总经理、市场管理中心总经理。

葵花药业成立后,张晓兰嫁给了关彦斌。因为两人在结婚之前各自有一段婚姻,故事的另一个主角宋萌萌便是张晓兰跟前夫所生的孩子,关彦斌的继子。

1)非婚生育“特殊关系”遭关注

“中国好前妻”“净身出户”或为假象

不分家,可以说是葵花家族企业经营的核心秘诀。二代各自虽为相对独立的实体,也分割一定比例的所有权,但事业还是一体的。特别是通过交叉持股,把利益绑到一起,大大增强对外竞争力。给每个孩子自己的事业,对于子女众多的家族企业来说,可能是一个主流选择,通过“不分家”,建立起一个家族完整的系统,获得了其他形式无法比拟的家族凝聚力。

“身价数十亿的上市公司老总””财产纠纷”“钝器伤人”“涉嫌故意杀人”,你可以极尽想像矛盾爆发那一瞬间的情境,理智被吞噬,什么夫妻情分、患难与共,都在滚烫的欲望和被时间消磨殆尽的耐心中变得脆弱不堪。

据叩叩财讯获得的一份工商资料显示,2011年5月24日,刘爱春以1万港币的注册资本注册成立CEM
Instruments
Limited,三年后的2014年5月24日,刘爱春才悄悄将上述股权悉数转让给了袁剑敏。

葵花药业实控人关彦斌

相比于股权结构高度分散的上市公司而言,葵花药业是一家典型的 “一股独大”
型家族式企业。公司实际控制人关彦斌、加上前妻张晓兰及两方子女,还有关彦斌弟弟关彦明持有的股份,有人统计过,关氏家族个人、以及通过葵花集团和金葵投资,直接或者间接控制的葵花药业股权比例达82.84%,对公司事务拥有绝对的控制权和话语权。

4月29日,葵花药业前董事长关彦斌涉嫌杀人案件再起波澜。

2)关联交易迷雾难散

2019年,医药行业惊雷不断,除了出事的葵花药业关彦斌之外,康美药业货币资金多出来300亿引来非议、步长制药老板贿赂美国名校斯坦福陷入丑闻,白云山董事长说坚持喝王老吉能续命,同仁堂假蜂蜜中华美名扬…..目前,中成药板块可谓是A股戏码最足的地方,我们不禁想问,中药企们究竟怎么了?

而张晓兰之子宋萌萌,也担任沈阳子健商贸、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沈阳)医药投资管理公司等法人,并持有葵花药业股权。

市界在葵花药业的招股书中发现,其“董监高”人员中,张权曾在五常市委任职,弟弟关彦玲曾任五常市委老干部局主任,刘天威曾任职于五常市常堡乡财政所,赵连勤曾任黑龙江省司法厅干部教育处副处长,常虹曾任黑龙江省财政厅科研所调研员。

对于这一“异常”,监管层重点关注了袁、车二人的真实关系,并对其进行追问和质疑,在证监会下发的反馈函中,直接要求华盛昌科技补充披露“袁剑敏与车海霞是否曾经存在过婚姻关系”,并解释“未将二人认定为共同实际控制人的原因”。

关彦斌两个女儿很早被安排进葵花药业担任重要职位,继子宋萌萌虽然也给了少量股份(葵花药业间接持股0.06%),但一直没有进入公司核心层面。根据当年葵花药业IPO招股书,宋萌萌在金葵投资有1.18%的持股(金葵投资为葵花药业中高层管理人员出资设立),以此判断,宋萌萌当时应当也是葵花药业管理人员。

图片 1

能够取得最重要的资产——葵花前身“五常制药厂”,关彦斌当时也是打败了实力更为强大的哈尔滨三乐源公司。

不过,为顺利上市而规避关联交易,2017年3月,车海霞之父已将其在恒盛达五金的股权转让给了另外两位合伙人,并让出了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一职。

对此,葵花药业表示,针对关彦斌与张晓兰离婚协议中的相关财产支付约定,关彦斌此前一直按期、足额支付;尚有2.5亿元尚未到支付期。而对于关童骏,关彦斌此前一直按期、足额支付;尚有6000万元尚未到支付期。

公司股权高度集中于家族成员手中,权力自然也高度集中在家族家长手中,有人称如此的垄断控制型治理结构模式,更类似
“一言堂”
和家长式管理模式。企业的经营管理,一个人就可以说了算,公司董事会、监事会和股东会若因缺乏制衡机制,很容易“形同虚设”;一旦企业行为与“大家长”个人行为混同,极容易导致决策失误,资金运用不透明,增大企业经营风险。故此,市场研究者往往把控制权风险,列入风险因素中的标准配置。

后来五常制药厂改名葵花药业,一跃成为五常市乃至黑龙江的龙头企业。

而据叩叩财讯获悉,在2011年设立CEMInstruments
Limited时,替袁剑敏持有该公司股权的关联人士不是别人,正是刘爱春。

就关彦斌本人来看,其涉足医药行业之前,当过兵,做过政府公务员,后来下海开过砖厂和塑料厂。1998年4月,时任民营企业黑龙江省五常塑料有限公司董事长的关彦斌,率46名股东出资1100万元,购买了濒临破产的五常制药厂,将其改制为民有民营,并更名为“葵花药业”。随后在关彦斌带领下,药厂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四年内公司主要经济指标保持了300%的增速,2001年达到黑龙江省医药企业第二,被黑龙江日报等媒体誉为“葵花现象”。2014年,葵花药业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

从风险角度而言,对家族企业财富冲击最大的两个内因有:婚姻和继承。不管出于何种想法,“中国好前妻”
张晓兰放弃家族企业股权,客观上达到了上市公司控制权“不分家”目的,维护了家族化,而良好的股权结构,是家族企业治理及发展的一大前提条件。

市界在当地走访了审理此案的大庆市检察院,对方回复称,案件正在调查之中,不方便透露任何消息。

大股东、二股东存在罕见的“特殊关系”,再加上关联交易的迷雾未解,业绩存在调节的可能性也尚需进一步解释,华盛昌科技能否在2020年的首场发审会上获得首肯?这家成立已近30年的企业能否在其实控人袁剑敏生日到来之际迎来双喜临门?答案两天后揭晓。

图片 2

当然了,葵花药业关氏家族尚未实现代际传承,考虑到家族企业在传承过程时,领导者的股权也有可能进一步稀释、分离,股权的高度集中的状态也非一成不变的。

另据代石磊表述,“关彦斌跟张晓兰离婚,有可能跟小三有关系”。多位葵花药业员工证实,关彦斌与某位女员工的私密关系,在公司里大家都有耳闻。

按照计划,此次华盛昌科技IPO欲发行不超过3333.34万股,募集4.17亿资金投向其巴中生产基地等建设项目。然而,就在其申报IPO的报告期内,华盛昌科技已经通过5次高频现金分红,将2.5亿元人民币现金向原始股东派送一空。

关彦斌被冻结股份占其所直接持有公司股份的29.00%,占其及一致行动人葵花集团有限公司、黑龙江金葵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总数的5.42%,占公司总股本的3.30%。葵花药业表示,本次被冻结股份数量较少,不会对公司实际控制权产生影响,冻结事项不会对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产生影响。

关彦斌与张晓兰解除婚姻关系是今年7月12日,仅隔十天,也就是7月22日,出生于1982年的女儿关一,就进入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名单。此举,可能是葵花药业关氏家族“药二代”加速接班的一个重要安排。

张晓兰跟关彦斌组建的新家庭,2008年添了一个小儿子名叫关童骏,当年张晓兰已经49岁。

来源: 叩叩财讯

根据葵花药业公告,关彦斌、张晓兰向上市公司递交的只是关于上市公司股权的分割协议。除葵花药业股权外,二人还持有其他诸多产业。比如直接持有本溪嘉财恒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59%股权、直接持有辽阳嘉财恒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40%股权、直接持有辽宁冠京商贸有限公司40%股权、直接持有黑龙江圣灵藏獒园有限公司70%股权等。关彦斌还通过葵花集团间接持有五常葵花阳光米业、黑龙江葵花房地产、哈尔滨葵花商贸城等公司股权。存在以非上市公司之外的资产用作给女方补偿的可能。

婚姻是围城?城外的急着进来,围城内的如此急着出去,而且视33亿巨额资产于不顾而“净身出户”,还倒贴钱,到底为那般?

第一是在决定做塑料厂时,关彦斌靠全体砖厂员工集资的5000元,竟然就买到了哈尔滨六厂生产农膜的旧设备。这个价钱在当时虽然听起来不少,但也远远难以达到购买生产设备的标准。

因“特殊关系”而影响公司股权结构稳定甚至出现恶性事件的案件在国内资本市场并非没有先例。

3.1亿资产被冻结

过去,一波说多次介绍台湾顶新国际魏家玩转家族生意的分工分业不分家模式,葵花关家亦是如此,家族成员都紧密团结在以关彦斌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协作经营家族产业。作为家族灵魂人物,关彦斌子女有的已完全上位(比如关玉秀),有的尚处于交接棒的过程中(比如关一等家族成员)。

曾接近关彦斌的代石磊告诉市界,“早期葵花药业创业的时候,他们夫妻俩关系很好,在外人面前表现得很恩爱”。在他眼里,“张晓兰大方又漂亮,业务能力也很强,是关彦斌事业的重要支柱”。

责任编辑:王帅

此次案件中的受害者张晓兰是关彦斌第二任妻子。当年公司招股书披露,关彦斌和张晓兰的“组合家庭”中,关有两个女儿,分别为关一和关玉秀;张晓兰则有一个儿子,全名宋萌萌。关彦斌和张晓兰结婚19年,在关彦斌担任葵花药业董事长、法定代表人、总经理以及葵花药业控股股东葵花集团董事长之时,张晓兰也担任着葵花药业董事、副总经理,葵花集团董事等要职。

图片 3

除了夫妻之间可见的感情和财产纠葛,关家特殊的家庭关系组成,也为这场矛盾暗暗埋下伏笔。

在更早的时候,刘爱春与袁剑敏便已经关系紧密。

图片 4

19年的葵花药业,张晓兰也是其发展历史上的功臣之一,分手获得一些补偿,理所当然;不过,她之所以这么做,也可能为子女们考虑。

这场悲剧的受害者是关彦斌的前妻张晓兰,关彦斌的第二任妻子。

华盛昌科技认为,刘爱春于2017年6月才成为华盛昌科技股东,此前华盛昌科技与华之慧科技、刘爱春之间并无其他关联关系,且在2017年7月后,二者之间的交易关系便已经终止,故其并不认为华盛昌科技与华之慧科技之间存在实质性关联交易。

而离婚公告发布10天后,葵花药业发布董事会决议,称董事会期满换届之际,关一成为公司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这也一度被外界解读为双方“和平分手”的条件。另据天眼查显示,目前张晓兰其实仍然持有葵花药业0.3%的股份。

(葵花药业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关彦斌)

黑龙江省五常市,以绵软芳香的大米闻名全国,另一个让其骄傲的便是知名OTC药企葵花药业。在五常,有一条“葵花大街”,葵花集团旗下的公司在这条路的周边密布。

虽然车父在恒盛达五金股权转让后的确成功规避了触犯关联交易的红线,但另一家企业深圳华之慧科技有限公司和自然人刘爱春的存在,却让外界不得不怀疑华盛昌科技通过关联交易进行财务调节和利益输送的可能。

如今,葵花药业主营业务为各类中成药、生物制药和化学药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及下属子公司共拥有15个剂型722个品种的“准”字号药品,旗下的“葵花”和“小葵花”更是有了非常高的国民认知度,“小葵花”也被称为国内儿童药第一品牌。

(葵花药业董事长关彦斌女儿关一)

张晓兰履历光鲜,家境殷实,1984年从沈阳军区陆军总医院转业,后到沈阳市机关工作,其在沈阳市和平区的住址曾是沈阳市交通厅的家属楼。

这是袁剑敏和他的这家成立于1991年的企业首次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

如今,作为实际控制人,63岁的关彦斌,从离婚到卸任,再到涉嫌杀人,掌权葵花药业20年,一夕间心血变狗血。两个女儿逐渐接手葵花药业、继子边缘化,如此复杂的家庭关系下,关彦斌对葵花药业的发展又举足轻重,关氏究竟将上演一场怎样的家族混战?

A股惊现“中国好前妻”!
一场牵涉33亿元巨额资产分割的葵花药业掌门人离婚案,出奇地平静落幕,老板娘离婚“净身出户”,还倒贴6300万元。

关彦斌的父亲关金凯是五常市双桥乡公社的党委书记,1970年,关彦斌高中毕业后,在父亲的安排下去了供销社工作,这在当时是金饭碗,一个16岁的小孩儿能在供销社工作,供销社的老人们啧啧称奇,感叹关彦斌“门子够硬”。

据叩叩财讯获悉,现年已经63岁的袁剑敏与车海霞相差近16岁。车海霞,1972年10月出生于浙江舟山市嵊泗县,1991年3月,华盛昌科技的前身华盛昌有限正式成立,还未年满19岁的车海霞便入职其财务部,由此与袁剑敏结识。2001年8月,袁剑敏通过一系列股权转让,将华盛昌有限从国有控股转至自己名下,并同时出任华盛昌有限董事长一职,而此时,年仅28岁的车海霞便顺势出任了华盛昌有限副董事长一职。

关彦斌的股权穿透图

19年前,也就是1998年的4月29日,葵花药业的起点“黑龙江省五常葵花药业有限公司”,本是一家濒临倒闭的国有药企,当时由关彦斌等46个自然人股东支付对价1494.68万元,改制为民营企业。企业成立时,公司愿景是像“千百葵花”一样,永远追逐阳光。

关彦斌同族的人听说关彦斌的事情后,觉得很震惊,对市界表示:“他看起来不像是这么冲动的人。”

2019年4月初,发生在A股市场的“葵花药业董事长杀妻一案”便是因类似“特殊关系”所引发的一起经典案例。

此外,媒体还发现,在宣布离婚的前两天,公司公告关彦斌抵押了其持有的大部分股份,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累计为41,000,000股,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3.88%,占公司总股本的14.04%。此举存在抵押股份套现支付女方的可能。

图片 5

而得到聚乙烯批条是化轻公司经理听了关彦斌的创业故事后,被其热血和精神打动,所以“省”出来100吨。

在华盛昌科技递交的第一版招股书申报稿中,在描述袁剑敏与车海霞的关系时仅称两人生有一儿一女。

根据关彦斌同乡表示,关彦斌其实更重视本家族的人。在帮助哥哥构建基业后,关彦明目前在南京同仁堂药业有限责任公司持股35%,该公司由关氏家族2017年取得控制权。在此期间,关彦斌将两个女儿放在葵花药业体系内培养。大女儿关玉秀除了在金葵投资持有股份外,名下还有葵花版图中的米业、地产业资产。小女儿关一早期持有金葵投资股份,曾负责葵花药业广告业务。

葵花药业是2014年12月30日在深圳中小板挂牌交易,关彦斌和张晓兰同为葵花药业的实控人,上市仅3年半,两人的婚姻关系就发生重大变化,办理离婚手续。不过,依据解除婚姻关系后两人共同签署的三份股权分割协议分析,张晓兰把持有葵花药业、葵花集团和金葵股份等三家公司股权(股份),都归夫君关彦斌所有,则意味着葵花药业实际控制人已由关彦斌和张晓兰夫妻二人,变为关彦斌一人,无疑更坐实了关彦斌“大家长”的身价。

张晓兰的“慷慨之举”在法律上并无不妥,却超出了一般的情理认知。当时媒体都惊呼张晓兰为“中国好妻子”“视金钱如粪土”。

导读:与许多拟IPO企业不同,华盛昌科技前两大股东间存在的某种超“世俗”认知的特殊关系,或为其股权的稳定性埋下隐忧,而复杂隐晦的关联交易,又不得不让外界对其财务的真实性产生怀疑。

图片 6

图片 7

瓜尔佳氏入关后因崇敬三国英雄关云长,便大多冠以汉字姓氏“关”氏。被称为“京圈格格”的明星关晓彤亦属于瓜尔佳氏,知名港星关之琳也是瓜尔佳氏后裔。

但事实上却并非如此。

图片 8

(葵花药业“招股说明书”透露的家族成员关系)

既然双方无事,为何警方一开始会以“涉嫌故意杀人”提请逮捕关彦斌?关彦斌和妻子张晓兰本已和平分手,为何又再起争端?

工商信息显示,华之慧科技成立于2006年9月,由自然人刘爱春持有100%股权。2017年6月,刘爱春则通过深圳智奕投资以2000万元的价格获得了华盛昌科技5%的股权。

图片 9

葵花“药二代”的分业不分家

不过无论如何,这对夫妻在当初结合的时候,都颇为不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