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Tags:

原标题:光大证券彭文生:未来十年,影响中国经济的重大因素将是数字经济

从微观层面而言,彭文生表示,美国的数字经济是资本友好型,而中国的数字经济是劳动友好型。资本友好型的数字经济将导致行业集中度的上升,资本回报率的上升,劳动报酬占比下降。而劳动友好型的数字经济将导致行业集中度和劳动报酬占比的同步上升。

近期央行行长易纲提出要珍惜正常的货币政策空间,央行前行长周小川也指出要避免中国的利率快速降到零。中国的人口老龄化速度快,加上债务和贫富差距问题,一个自然的担心是中国会不会步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的后尘,低通胀伴随低利率,甚至进入零利率时代,这个速度有多快。技术进步尤其数字经济的发展提升效率、增加有效供给,是全球低通胀的贡献因素之一,带来利率下行压力。

上证报中国证券网讯
12月10日,光大证券2020年度策略会在上海举办。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光大集团研究院副院长彭文生发表了题为“下个十年,数字经济”的主题演讲。

随着互联网和移动通信的发展,数字技术被广泛应用,对商业模式和经济环境产生了根本性影响,由此产生的新经济体系,被称为“数字经济”。彭文生认为,作为一种新的生产要素,数字经济因其非竞争性,一方面给市场带来更大的规模效应,另一方面也给市场结构和收入分配带来了深刻变化。

非竞争性的一个重要含义是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效应,经济活动的规模增加、范围扩大带来效率的提高。从供给端看,规模经济体现为规模的扩大降低边际成本,这是我们熟悉的经济分析的概念,如何通过扩大规模来降低成本,但传统经济活动的边际成本不能降为零,规模效应也就因此受限,而数字经济的边际成本可以是零,其规模经济的潜力要大得多。一个体现是固定成本重要性下降,可变成本重要性上升。以云计算为例,过去每个公司都要有自己的服务器,是固定成本,现在云计算使得信息服务可以外购,固定成本变成可变成本,灵活性增加,对中小企业尤其有利。

来源:上海证券报

彭文生认为,在过去二十年里人口红利和金融周期是驱动经济增长的因素;未来十年,新的影响中国经济的重大因素将是数字经济,它对宏观经济格局的影响已经或正在发生。

下文为作者12月10日在光大证券2020年度策略会上发言的记录整理稿。

从宏观层面来说,数字经济将带来经济的持续增长,“但GDP在经济增长中的重要性有所下降,人们更加关注就业、医疗保障、教育、研发投入等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同时,中国还将在在新兴市场的贸易竞争中形成新的优势:出口更多的“无形资产”给同样人口密集的发展中国家,彭文生表示。

从宏观层面来说,数字经济将带来经济的持续增长,“但GDP在经济增长中的重要性有所下降,人们更加关注就业、医疗保障、教育、研发投入等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同时,中国还将在在新兴市场的贸易竞争中形成新的优势:出口更多的“无形资产”给同样人口密集的发展中国家,彭文生表示。

第二,就盈利来讲,资本回报呈现分化。行业集中度上升会带来垄断租金、龙头优势将日益明显,即使是传统行业我们也要关注龙头优势。但是这个优势是动态的而不是静态的,动态竞争下创新成本低、成长期缩短。一般性资本的回报率受挤压。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12月10日,光大证券(行情601788,诊股)2020年度策略会在上海举办。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光大集团研究院副院长彭文生发表了题为“下个十年,数字经济”的主题演讲。

总结来讲,GDP是工业经济时代的产物,在数字经济时代我们需要建立新的指标体系。就当前来讲,争论GDP增长是否应该“保6”意义不大,数字经济时代传统的GDP的重要性下降,我们更应该关注就业、教育、医疗保障、研发投入等直接反映民生和经济发展潜力的指标。

从微观层面而言,彭文生表示,美国的数字经济是资本友好型,而中国的数字经济是劳动友好型。资本友好型的数字经济将导致行业集中度的上升,资本回报率的上升,劳动报酬占比下降。而劳动友好型的数字经济将导致行业集中度和劳动报酬占比的同步上升。

新澳门葡京赌场国际,下图“网上零售额对GDP比重”只是数字经济的一个简单表征,实际上信息科技的进步、互联网发展、到现在数字技术和大数据的应用正在改变我们的工作和生活,未来10年的演变将更加广泛和深远。关于数字经济有些微观研究,但宏观层面的分析还在起步阶段,国内尤其少。

随着互联网和移动通信的发展,数字技术被广泛应用,对商业模式和经济环境产生了根本性影响,由此产生的新经济体系,被称为“数字经济”。彭文生认为,作为一种新的生产要素,数字经济因其非竞争性,一方面给市场带来更大的规模效应,另一方面也给市场结构和收入分配带来了深刻变化。

数字经济的新商业模式带来规模经济,在提高效率的同时带来行业集中度上升,比如互联网巨头搭建的平台经济,以及占有专利、数据垄断等等。无形资产、大数据引用促进行业集中度上升不仅体现在新经济模式上,即使在传统领域,行业集中度上升的压力也在增加,比如线上价格比较导致商品和服务价格越来越透明,使得高效企业胜出,低效企业退出,靠不透明的价格差异来维持低效运营越来越难。

新萄京娱乐在线,彭文生认为,在过去二十年里人口红利和金融周期是驱动经济增长的因素;未来十年,新的影响中国经济的重大因素将是数字经济,它对宏观经济格局的影响已经或正在发生。

又到岁末年尾,展望中国经济的未来走势,争议蛮大。我们在思考未来经济发展、思考大类资产配置,重要的是宏观框架。过去10年我写了两本书,2013年《渐行渐远的红利》主要讲人口问题,2017年《渐行渐近的金融周期》主要讲金融和地产的顺周期性。简要来讲,过去20年的前10年,人口红利是中国经济最大的驱动力,之后开始明显消退,近10年中国经济主要靠地产和金融扩张拉动,现在已进入金融周期下半场紧缩期。

非竞争性带来规模经济

但另一方面创新成本降低也意味社会流动性增强。全球主要经济体面临两大问题,一个是老龄化,使得整个社会创新动力下降;第二个是贫富差距,贫富差距导致社会流动性下降,也不利于创新。但数字经济会带来创新成本下降,社会流动性上升,可能对我们担心的老龄化和贫富差距问题有一定的对冲作用。

GDP增长是否“保6”不是关键

垄断与分配

促进金融周期下半场调整

数字经济对国际贸易也有重要影响,创新带来的先发优势使得中国开始出口无形资产。今年10月份在印度Google
Play商店最受欢迎App,其中有5个是中国的,排名第一的是ClubFactory,把阿里电商模式引到印度。印度和中国都是人口大国,人口密度高,平台经济在印度也应该有类似的发展潜力。中国数字经济平台在本土形成的优势,为在全球市场尤其人口密集的发展中国家的扩张提供了基础。

数字经济提升资源配置的效率,应该是一个合理的推断。就经济增长来讲,机器替代人有助减缓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劳动力供给减少的影响,但现阶段在中国资本与劳动力之间的替代弹性比美国要低,劳动生产率提升不仅靠传统的有形资本深化(机器替代人),更重要的是无形资产比如平台模式提高劳动力的产出效率。

对比美国,我们来看看中国的几个相关指标。首先,中国的行业集中度同样也是上升的,尤其是过去几年。大家可能马上联想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去产能带来的行业集中度上升,但那主要涉及重工业和上游产业,图11-12显示过去几年不仅是制造业,服务业包括批发零售业的集中度也在上升。我认为解释的逻辑和美国的行业集中度上升是一致的,都是数字经济发展的规模效应的一个体现。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从宏观经济政策来讲,要把逆周期调控和经济结构调整结合起来看。经济周期性下行阶段,逆周期调控可以体现为“松货币、宽信用、宽财政”;金融周期下半场,则体现为“紧信用、松货币、宽财政”;要改善金融结构,则需要紧缩间接融资,发展直接融资,还需要宽财政的配合。因为创新资金来源有两个,一是直接融资,二是财政投资,前者是商业化的投资,后者是公共品的投资。当前宏观金融环境的大方向,紧信用、宽财政、货币相对中性,在数字经济时代也同样适用。

什么是数字经济?

在农业经济时代,生产要素是土地和劳动力。在工业经济时代土地的重要性下降,生产性资本和劳动力被看成两大生产要素,经济学教科书在描述生产函数时把土地省略了,隐含的假设是土地包括在生产性资本之内了。到了数字经济时代,在资本和劳动力之外,多了数据作为另一个生产要素。那么数据是否应该看成独立的生产要素?数据作为一种无形资产,和一般性的生产资本及土地等有形资产有什么不同?

数字经济的宏观含义

数字经济的另一个含义是GDP作为衡量经济增长的指标的准确性下降,无形资产投资的重要性上升,但其统计和估算还没有形成体系和规范。另外,GDP统计的是货币化或者近似货币化的经济活动,在数字经济时代作为衡量我们福利改进的指标更不靠谱了。举个例子,GDP统计不包括自己做的饭,变成外卖就包括在GDP里了,一顿饭还是一顿饭,GDP增加了,但另一方面,零边际成本使得数据和信息服务有相当一部分是免费的,改善我们的生活,但没有包括在GDP里。

今天我想分享自己的一点思考,提出一个分析框架,对数字经济如何影响宏观格局,包括宏观政策和大类资产配置的含义,做一个勾勒和探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